欢迎光临seo外链资源网站,我们为你英文友情链接的信息及服务

seo外链资源

一个资源好的推广优化外链发布网站,为你解决外链获客难题

芙柒花

作者:jcmp      发布时间:2021-04-21      浏览量:0
麒尘今天又被脾气暴躁的师傅一脚踹出了啼仙

麒尘今天又被脾气暴躁的师傅一脚踹出了啼仙门,这一次足足被师父一脚踹了九十万公里远,麒尘那一道火红流星般的身影和“啊啊啊...啊啊..”的痛苦惨叫声伴随着师傅那句恨铁不成钢的“你个小兔崽子,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办不好,再没摘到那株芙柒花你就别回师门了”的嘶吼声划破天际,久久回响在整片仙罗大地.....

麒尘只记得屁股着地的时候,师父的那句震天雄狮吼的回音还在他耳边萦绕不曾散去,麒尘摸了摸那阵痛的屁股半天没起来,可是屁股痛不如心上痛,他脸色发青,愤懑着咋就有个这么奇葩的师傅,一丁点不如意就踹人,还一次踹得比一次远,回想着在他辟谷期时就居然被踹到恐怖诡秘的嗜野森林的一棵古树的老窝中间,直挺挺的躺在五颗巨蛋上面,旁边一只浑身密布着青色的金属光泽的鳞片的太古魔禽青麟鹰朝着他露出嗜血骇人的凶光,他死里逃生才捡回一条命,还有一次被师傅一脚踹到凡间别人农家大院屋顶上捅了一个大窟窿笔直的落在别人正亲热的俩夫妻床上,无比尴尬的一笑之后被当成偷窥狂被一群拿着扫帚锄头的农夫在后面拼命的追赶喊打,更有一次居然被踹到蓝凌国国王雕塑上倒挂着,差点被当成反叛者捉起来....

麒尘陷入这些憋屈的回忆中暗自伤神,这次又是要我去找那株芙柒花,那可是珍贵的圣药,可望而不可即的世间罕见的圣药,一堆门派强者挤破脑子搜寻了多少人迹罕至的禁地神迹都没能发现一株圣药,师傅居然轻飘飘的一句话,好像派去摘个普通的草没摘到似的,还一脚给他踹得忒远,怎么说现在也是门派里一个有实力威望的大师兄,到现在却还老是被当着门派众多弟子面前这样不留面子的“特别的对待”......麒尘现在心中简直有一万头草泥马在奔腾....

麒尘定了下心神,运功开始恢复内力,顿时体内魂力激荡,周身瑞气缭绕,一股环形的风似涟漪般在他周身荡开,然后又汇集在一起涌向他体内,仿佛在洗涤着体内的污浊之气,整个人的魂力气息比之前更加通畅,麒尘缓缓睁开眼睛,清澈的眸子在幽暗的光线下仿佛一对昂贵的蓝宝石。

麒尘开始好奇的打量着现在身处的环境,因为他似乎开始注意到这个环境的异样,在这个地方运功疗伤仿佛有事半功倍的效果。映入眼帘的是如同一个巨大的如倒悬着“璧篓”状的深渊,只有淡淡的光线从那些巨大的古树枝叶中零零散散的投射进来,四周比较封闭却长满了一些平时很难见到的珍稀灵药,香气扑鼻,空气中还飞舞着稀有的灵煜虫,麒尘只在门派书卷中了解过这种珍稀虫子的存在,传说是为了给某种特殊存在的花草传授仙灵粉,它们轻盈自在的飞舞着,浑身散发出星星点点的莹光点缀着这个静谧的深渊,让这里显得有些梦幻和迷离。

麒尘深呼吸了一下,心情顿时愉悦了起来,心里还开始暗自窃喜,那凶巴巴的师傅这次竟然给他踹到一个宝地来了,说不定还还能发现什么好东西,那个灵煜虫,会不会守护的就是圣药?此刻麒尘简直按捺不住那激动起伏的内心了,闭上了眼睛,调动体内的魂力,开始查探周围的灵气浮动,想知道到底这丰沛的灵气之源到底来自哪里。

而那个想要伤害他的怪物好像被麒尘刚刚那全力一击也所击伤,躲藏了起来。

麒尘挣扎着撑起身体,迅速祭出醌钟罩将自己保护起来,运功疗伤,好在周围灵气充沛,他的灵识渐渐恢复清晰。

此时,在深渊幽暗深处,一只庞大的生物逐渐从黑暗中出现,大概有三四十米高,首先引入眼帘的就是它那对巨大的凸起的绿眼珠,眼珠里有三个交叠的瞳孔,散发着阴森逼人的恐怖气息,它的身体是如同毛毛虫一般蠕动着,布满了恶心粘稠的汁液,身体两侧长出了长长布满尖利锐刺的六只长足,每只上面的利刺都仿佛能轻易撕裂一头赤猿兽一般,让人毛骨发寒。它看起来似乎很生气,对着麒尘张开血盆大嘴,凶煞气息逼人。

麒尘有点看呆了,因为这只“怪物”实在是说不出的恶心,他感觉有些反胃,为何这么静谧幽深的峡谷深渊会有这么丑陋恶心的....大虫子?

麟尘有点发怵,因为他感受到这只虫子的散发出来翻涌的魂力气息不在他之下,甚至可以用恐怖来形容,他心里很没底,想要祭出一张逃生副迅速远离此处,这是他最后一张逃命符了,他师傅千叮万嘱不到关键时刻不要用的无比珍贵的符,可是已经来不及他心疼了,小命更重要...可是正要祭出符文的那刻,那只虫子的身影完全展露出来了,麒尘突然瞪大了眼睛,它的尾巴处竟然拴着一个....小娃娃?那个小家伙长得很是嫩白可爱,像是一个白瓷娃娃,可是此时她却在大声的哭泣,她的腰部被紧紧拴这个怪物尾巴上,整个人悬空着,两只水灵灵的大眼睛里充满了眼泪,手臂在费力的挥动着,两条腿也在不停的蹬着,想要使劲的摆脱这个大虫子的束缚。

麒尘顿时有种万念俱灰的感觉,这是想走也不能走了,这么个大娃娃要是不救他会骂自己一辈子,管不了那么多了!黄金光芒一闪,麒尘手中迅速掷出黄金战矛,噗的一声,带着滔天的魂力猛的向那只大怪物的眼睛刺去!

那只大虫子急速用一只长足一挡,顿时一只长足被洞穿斩断,飞出去十几米远,钉在了地上。大虫子被彻底激怒了,爆发出一股凶戾的寒意,周围的温度仿佛顿时降至冰点,它突然张开巨口,露出无数白色尖锐的锋利牙齿,向麒尘喷射出黑色粘稠的毒液,麒尘身上的醌钟罩在触到那些毒液时绽出光芒试图抵制,可惜这恐怖的毒性开始腐蚀着这层罩子,醌钟罩上的符文开始渐渐磨灭并慢慢暗淡,麒尘大惊,没想到一直保护他这么久的醌钟罩居然在这只大虫子面前这么不堪一击,他必须全力以赴了,不然今天很有可能会死在这。一步落下,天地抖动,麒尘浑身散发着刺骨的杀意,一矛向巨虫扫去,矛锋闪耀,带起虫子一大片血肉。大虫发出痛苦骇人的叫声,摆动锋利的长足向麒尘挥来,麒尘发动无影疾风宝术急速闪开,将黄金战矛分化为无数支战矛向大虫眼睛狠狠刺去!顿时整个深渊都布满被这战矛的圣光折射出的璀璨光芒,顿时一声沉闷而又锐利的尖叫声回荡在整个深渊......

麒尘面容死灰惨败,他身上沾染了大虫临死前全力喷射而出的毒液,他能感受到自己体内的魂力气息在迅速衰败,胸腔里仿佛有无数根钢针扎在五脏六腑之上,他几乎无法动用魂力为自己疗伤,像是被死神狠狠的扼住了喉咙,他从未陷入过如此的绝望,开始站立不稳,他痛苦的单膝跪地,只能用战矛撑住摇摇欲坠的身体,眼前的一切开始摇晃迷离,他好像看到了那个小家伙在摇摇晃晃的冲他跑过来......又好像看到了,一位身着淡粉色纱衣的妙龄女子向她走来.....

麒尘倒在了地上,模模糊糊中,她仿佛看到小家伙拍拍他的脸笑着说“可别睡着哦,你知不知道我等你好久啦”

小家伙稚嫩的脸上布满了开心灿烂的笑容,麒尘费力的想睁大眼睛看清楚,却又好像看到的是一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大的女孩子,淡粉色飘逸的纱衣,她的眼睛圆润而乌黑,眼神温婉流转,长长的睫毛像是雾一样,面容小巧精致,正在对他开心的笑着,整个人如同渡上了一层光芒.....

真好看呀,可惜只是幻觉吧....麒尘神识越来越迷糊,天旋地转,直到整个世界陷入黑暗。

醒来的时候,身旁却已是空无一人,小家伙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但麒尘身体好像已经彻底恢复了,手里竟然多了一株残缺的芙柒花,花朵少了一个花瓣,他检查自己身上的魂力几乎达到了巅峰状态,身上的虫毒也完全消失,难不成这花是那个小家伙为了救自己喂给自己吃的?这小家伙怎么会有这个圣药?

他努力的回忆着昏死前发生的一切,还有那位美丽的姑娘是谁,难道真的是自己的幻觉....

回到啼仙门,麒尘将事情经过一一告诉了师父。

师父看着这株灵气缭绕的圣药,没有接到手上,而是说“你可知道,这株圣药为何叫芙柒花,又为何那么多门派久寻而不得?”

望着麒尘迷茫的眼神,师父笑着说“芙柒花,夫妻花,化气为灵胎,只为等寻那命中注定一人,那位女子,你还会再见到的。”